娃他妈不爱,三儿媳挥刀砍向娃他爸

摘要:长生生物事件不断升级。7月23日15时,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

标题中的婆婆,是我们家以前的房东,我姑且称他为奶奶。

白居易《长恨歌》中有一句“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讲的是唐朝唐玄宗时期杨贵妃得宠,其家人都获得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飞升。杨家的幸运导致那时百姓都更希望生女儿,生个女儿一朝选在君王侧,全家人都能受到荫护。历史上外戚专权不在少数,其中有一位历经七朝的皇后王政君。

  长生生物事件不断升级。7月23日15时,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奶奶今年八十岁了,不到四十岁的时候丈夫因病去世,守寡了整整四十年。四十年间没有再嫁,干干净净的把三个儿子抚养长大,结婚,安排工作。

图片 1

  2005年到2015年,高俊芳将长生生物“升级”为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掌控着67亿的身家财富。如果从其开始拥有上市公司的2003年开始算起,到此次疫苗事发前,高俊芳“疫苗女王”之路走了十五年。公开资料显示,在这些年的发展中,长生生物多次涉及到违法、违规事项中。

想当年父亲去世后大儿子接替了父亲的工作,三儿子也被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因为二儿子当年经商混得不错,所以奶奶管的少些。谁知道到如今八十岁的奶奶孤身一人住在自己的两间老房子里,三媳妇埋怨,大媳妇不管。

王政君是汉元帝刘奭的皇后,汉成帝刘骜生母,王莽的姑妈。在同时代女性中王政君并不起眼,她有一个很有力的竞争者后来出塞和亲的家人子王昭君和一个很出名的儿媳妇赵飞燕。但只有她笑到最后,她是一个很幸运的女人也是一个很不幸的女人,姿色平平的她由于机缘巧合被选为太子妃,太子仅临幸过一次就身怀有孕,并生下太子的长子,生下儿子后元帝很少再召见她。母凭子贵汉元帝继位后又封为皇后,元帝去世成帝继位又被封为皇太后,成帝去世哀帝继位又成为太皇太后,很可悲,每失去一个亲人自己的级别就涨一级。

  1、高俊芳家族身家67亿,一家多口吃定长生生物。

到如今二儿子经商失败又把自己的宅子买了,无处安身。但是大儿子和三儿子因为有正式的工作,并且女儿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所以奶奶在分房子的时候就想给自己唯一的孙子,也就是经商的二儿子的孩子多分一些。

图片 2

  在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高俊芳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在2016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身家67亿人民币的有几十个,其中有杨澜的老公吴征,有红杉资本的沈南鹏,有重庆力帆的尹明善,还有长生生物的高俊芳家族。而根据《胡润百富榜2017》,高俊芳家族以51亿身家位列第820位。

就因为这件事媳妇们不愿意了,大媳妇对自己的婆婆不闻不问,三媳妇在家和丈夫大打出手,甚至挥刀。二儿子生气又中了风,全身瘫痪,现在在养老院里度日。

在这期间王家逐渐当权,她重用外戚,长兄王凤被任命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从王凤开始,在王政君的裙带提携下,外戚迅速崛起,拉开了西汉王朝外戚专权的帷幕。王氏兄弟五人同日受封,有“五侯”之称。成帝处在皇太后及其家族的操纵下,从此不再关心朝政。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64岁的高俊芳目前身兼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等多个职务于一身。而她拥有的头衔不仅仅在企业内部,根据长春生物年度报告,高秀芳现任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吉林省预防医学会第五届副会长、长春市工商联副主席。

而奶奶唯一的孙子也没有考上大学,到了该结婚的年纪爸爸瘫痪,妈妈早和爸爸离婚,没有工作。

图片 3

  高俊芳的财富主要来源于长生生物,工商资料显示,高俊芳为三家公司的法人,分别是长春长生生物生命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俊芳目前实际控制9家公司,分别为:长春瀚晟华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长生万信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生命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生云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生万信投资管理(平潭)有限公司、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述9家由其实际控制的企业,大多是以生物医药、医疗健康等为主营业务。

想想当年自己的老妈妈四十岁守寡怎样把你们养大,想想现在自己八十岁的老妈妈孤零零的住在两间平房里;想想当年老妈妈给你们过年一人做的一件新衣服,想想现在该过年了老妈妈碗里吃的是什么!难道奶奶多给自己孙子几十平方不应该吗?这是小编所想。至于大儿子,三儿子以及儿媳妇,我不想多说。

成帝即位多年,与母亲王政君隔阂渐深,成天沉迷酒色逍遥在宠妃赵飞燕赵合德姐妹的温柔乡,最终死在赵合德的怀中,死时连个子嗣也没有。定陶恭王之子刘欣继承帝位,是为汉哀帝,尊王政君为太皇太后。六年后哀帝无子而亡,王政君依然被尊为太皇太后,王政君诏王莽为大司马,奉中山王刘衎为平帝。

  之所以称家族,是因为高俊芳、她儿子张洺豪、她老公张友奎,共同控股上市公司长生生物,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目前,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为高俊芳、张洺豪、张友奎三人,分别持有长生生物18.18%、17.88%、8.24%的股权,三人不仅是一致行动人,还是一家三口。

图片 4

  不但一家三口担任长生生物高管,她的外孙、外孙女也大量持股。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高俊芳的外孙以1200多万元的总价受让长生生物的8.68%股权;高俊芳的外孙女以224万受让长生生物1.6%的股权。截止到2009年8月,高俊芳自己手中持有长生生物25%股权,所控制的深圳豪言持股30%长生生物的股权,外孙持有长生生物8.68%的股权,外孙女持股1.6%。2010年,深圳豪言将30%的股权分别无偿转让给25%给高俊芳儿子、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本人。高俊芳的丈夫、女儿收购的方式成为长生生物股东。2014年,高俊芳的另一个女儿也成为长生生物股东。

图片 5

  可以看出,长生生物通过多年股权转让,已经完全私有化,并且成了高氏家族的私人财产。高俊芳本人及其丈夫、儿子、两个女儿、外孙、外孙女都成为或大或小的股东,一家吃定了长生生物。

汉平帝死后,由孺子婴即位,王莽遂辅佐孺子婴,自称是摄皇帝。平时王莽对这个姑妈很是敬重,但自从当时摄政王后就开始逼迫姑妈交出玉玺。后来王莽篡汉建立新朝。

  2、高家的暴富,源于长生生物的私有化,贱卖国企自己接盘遭到质疑。

图片 6

  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卖掉长生生物这块优质资产。而出售的对象即为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感觉那时候皇帝都很短命,皇帝也是个苦差事,白天要应付一群文韬武略的大臣,晚上还要应付一群女人,不短命才怪,但皇帝的女人都很长寿,特别是小皇帝继位,权力理所当然都掌控在太后手中,女人虽然出了嫁但还是向着娘家的,这一提携不要紧,提携出了西汉的一大祸患王莽。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长生生物主营疫苗,这是国家特许经营的垄断行业,2002年长生生物的利润就有2634万元,资质、技术和成长前景,让求购者趋之若骛。云南、河北
、四川等多家企业都表达了收购意愿,报出了诱人价格,但长春高新董事会根本不为之所动。在一片质疑声中,2004年4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该次转让最终顺利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牢固掌控。

图片 7

  受让股份最多的高俊芳当过长春高新的总经理、副董事长,同时也是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有着“自买自卖”的嫌疑。据了解,中国证券报曾认为高俊芳自买长生生物或存违规。根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其中对管理层收购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经营管理者不得参与转让国有产权的决策,严禁自卖自买国有产权。经营管理者筹集收购国有产权的资金,要执行《贷款通则》的有关规定,不得向包括本企业在内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借款,不得以这些企业的国有产权或实物资产作标的物为融资提供保证、抵押、质押、贴现等”。

关于王莽史学家众说纷纭,但我个人认为王莽虽然篡汉但是为了他心中富国强兵的理想,他施新政勤于改革,但当时西汉已经病入膏肓,他倡导的新政也无力回天,如果放在新中国,王莽会成为一个很牛的改革政治家。

  另外,收购长生生物资金来源合法性也遭质疑。在长生生物进行国有改制变成私有化之前,担任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高俊芳2001年的年薪是税前5.98万,2002年的年薪是税前8.4万。而收购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需支付4161.6万元。

图片 8

  借壳黄海机械A股上市,财富爆炸性增长,A股成为富豪批量制造机。2015年12月,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以全部股权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黄海机械”的上市公司证券名称变更为“长生生物”。上市后,高俊芳及其老公和儿子共占股36.66%。

  3、大股东精准减持、高比例股权质押有爆仓风险。

  按照今年一季报的数据,截至3月31日,长生生物一共有18213户投资者,加上4、5月那波炒作后恐怕吸引了更多的散户投资者涌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日前,长生生物还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曲水卓瑞在2018年4月19日至2018年7月9日期间累计减持1723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7%,可谓逃得及时。

  7月23日午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实际控制人之一张洺豪分三次补充质押股份,共计7336.24万股,本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达42.15%。公告显示,张洺豪累计向兴业证券质押股份达16686.24万股,占其持股比例95.87%,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7.14%。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按照质押日收盘价14.5元计算,预估此次补充质押的平仓线为8.12元,长生生物7月23日下午开盘后跌至13.05元,倘若遭遇4个跌停,此次质押的7336.24万股及之前质押的7490万股将全部跌至平仓线以下。目前不少基金给出的预测是,长生生物有11个跌停。

  4、明星儿媳高调炫富,花样炫富被封“女神”。

  据网友爆料,高俊芳儿子作为这家公司里面的领导,而且还有一个车队,这个车队里面的豪车真的非常的豪,上一次的罚款可能连他车队里面最便宜的一辆车都买不起。随着“假疫苗”事件的曝光,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儿媳的微博被网友曝光,在这个微博里,充斥着各种赤裸裸的“炫富”,豪车、飞机、各类奢侈品品牌,这种穷奢极欲的生活让很多人为之咋舌。她在自己的微博里面晒各种品牌的包包,感觉随便一个都够交罚款的钱了,还经常晒自己全世界旅游的照片,这样的生活被网友说是卖假药赚的别人的血汗钱。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